21岁的朱鑫磊是汕头大学医学院2017级临床医学专业学生,在湖北武汉出生、长大。如果没有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,或许现在他正在学校备考美国执业医师资格考试。但眼下,他选择在疫情最危险的地带――武汉市的留观点,当一名志愿者。

从2月9日至今,朱鑫磊已连续10天参与志愿工作,目睹了许多常人不曾经历的人情冷暖、悲欢离合,对“死亡”这个词语有了更深刻的体悟。

“生命无常,要学会享受这个世界,尽管有很多的不美好,但还要学会很好地去面对。”朱鑫磊感叹道。

武汉封城 二话没说报名当志愿者

春节前夕,就曾有朋友提醒朱鑫磊不要回武汉,但他选择回家,“毕竟,武汉是家。”朱鑫磊告诉记者,那个时候家人已提前回到安徽老家,自己则购买了1月23日回老家的车票。

1月23日凌晨,睡梦中的他被朋友的电话吵醒。“武汉要封城了!”朋友告诉他。

朱鑫磊依然选择留守。在随后的半个月里,朱鑫磊一个人呆在家里,日常刷刷新闻报道、看看电视,或者为非医学专业的朋友解答问题,消除恐慌。2月3日,有朋友给朱鑫磊发来武汉招募志愿者的消息,他二话没说填写了相关信息报名。

“我本身就是医学专业,武汉是养育我的城市,这个时候就要发挥我们的专业力量,没什么好纠结的。”报名成功后的第6天,朱鑫磊终于接到任务:前往武汉市洪山区珞珈山街道一家酒店留观点做志愿者。

配合工作 一上午不吃不喝不上厕所

2月9日上午,朱鑫磊收拾好随行衣物后,从家里出发。由于地铁、公交停运,他骑了30分钟的电动车抵达志愿服务点。一路上,沿街店铺紧闭,路面上的车辆十个手指头都能数得过来,“这样的气氛已经持续半个多月了。”

与其他志愿者一起接受基础培训后,朱鑫磊迅速投入志愿工作中。由于不是正式医护人员,他们的主要工作是配合医生、护士对疑似病患做核酸检测,并且负责为疑似病患送餐、安抚他们的情绪。

“留观点分了病人通道和工作人员通道,我们开工前都要穿戴防护用品。”在朱鑫磊发给记者的照片中可以看到,即使是留观点,所有人员都必须穿戴防护服、护目镜、口罩等防护物品。他告诉记者,若要进入病区,还需要穿两套防护服。

“工作2个小时,你就会有缺氧的感觉。”朱鑫磊说,为了确保安全,他们在上午志愿服务的4个半小时里,都不吃不喝不上厕所,等中午回住地休息的时候再解决。

朱鑫磊所在的留观点,早已住满了病患。当核酸检测报告出来后,总有一批人开心地解除隔离后回家,还有一批人沮丧地接受确诊事实,被送往定点收治医院。

作为一名医学生,朱鑫磊对于“死亡”是不惧怕的,但有一次由于人手不足,他被安排对确诊病患的房间进行消毒,他坦言“真的怕了”。对于那晚的情形,朱鑫磊印象深刻,房间一消毒完,就有病患住进去,很快留观点又住满了。

坚定理想 “成为战地医生帮助更多人”

某天凌晨,一位82岁老伯伯确诊感染新冠肺炎,但就在转院过程中离世。他的女儿同样在留观点等待结果,获悉了父亲的死讯后,其平静的神态令人心疼――志愿服务这几天,朱鑫磊遇见了形形色色的病人,他们在面对疾病时的无助、无奈和恐惧,令他十分感慨。

“有父亲昨天刚去世,都没办法处理丧事就要立马来隔离的;也有父母确诊后送到医院,孩子留在这里继续等待结果的;还有的是自己已经拍过片子,但仍不放心要再来做一次核酸检测的。”朱鑫磊告诉记者。

法国作家罗曼・罗兰有一句名言:世界上只有一种英雄主义,就是看清生活的真相之后,依然热爱生活。朱鑫磊说,这句话给了他极大的启示,虽然目前团委对志愿者们的志愿时间没有硬性要求,但他愿意继续开展志愿服务,直到疫情结束那天。

“我只是在做我觉得正确的事情,想做我想做的事情,希望疫情早点结束,让我可以继续去完成我的梦想。”朱鑫磊告诉记者,志愿服务这段经历,更加坚定了他的人生终极理想,“我想成为一名医生,终极理想是成为战地医生,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。”

【全媒体记者】 余丹

【作者】 余丹

【来源】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+客户端